艺术界存在性别歧视吗?听艺术界女性如何回答

日期:2019-03-05 02:03:01 作者:夹谷蛤泰 阅读:

繁�w中文 偏见的存在可能是有意识的或者是无意识的,它在世界各地蔓延,大厅、街道、隔间的另一边……在无数次的展览中女性都不是主角,晚间拍卖会中的赢家也是男性在全世界的艺术学院中它也在发芽,然后落地生根这里对15位女性收藏家、经销商、策展人和艺术家就此提了一个问题“艺术界存在偏见吗”看看她们都如何回答 PerFORMa创始人RoseLee Goldberg:“如果我们去看关于女博物馆长、工资登记表、薪水和产假这些数据的话,我们会发现偏见可能是有的但我们发现,有趣的是很多令人兴奋的组织都是由女性运行,这些组织给了纽约杰出的质感,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新兴艺术家,对于将这座城市打造成世界一流的文化之都也有不可磨灭的贡献这就是说,一些女性的远见实际上塑造了文化,尽管存在机构的体制或系统,她们的决心还是让一些东西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她们在内心深处感到了一些解放,这也对她们日复一日的工作起了作用她们没有要求任何人批准她们所做的事性别歧视是没有机会的” 苏富比北美和南美区主席Lisa Dennison:“事实上,我们还有这样的会话就强烈的预示了在艺术界女性是被歧视的,如同她们在社会的其它领域如今,女性艺术家在画廊和博物馆的收藏中是没有被充分展现的,如同她们在历史上的地位一样据三月份纽约时报的报道,女性只运行了美国和加拿大四分之一的大博物馆,相对于男性同行,她们赚的要少三分之一除了社会长期存在对艺术从业者和女性艺术家的歧视外,女性在面对社会的挑战时没有时间和支持来继续她们的事业,包括照顾家庭或者直接的性别歧视” 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策展人Naomi Beckwith:“我对“当一个社会没有性别平等时,那么这个社会中没有一个构成是平等的”这样的观念深有感触除了个人的经历之外,我认为性别歧视在一些统计细节上清晰可见:艺术学院超过50%的毕业生是女性,但是专题展览中以女性为主题的远远小于50%我非常幸运的一直在女性的领导下工作,但是所有她们继承的机构每一年的预算只有150万美元或者更少,这也是女性管理者的天花板性别歧视是一个包罗广泛的问题,不能仅仅以简单的男人欺负女人来衡量,而是涉及到我们一系列的期望和我们为每一个人设置的目标,这些都需要我们进行认真的重估” Baibakova Art Projects创始人Maria Baibakova:“我发现我经常置身于只有几个女人的拍卖行中从一个收藏家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市场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是围着男人转” 艺术家Marilyn Minter:“哈哈哈…教皇信天主教吗” 2014年惠特尼双年展策展人,艺术家Michelle Grabner:“很简单,资本的流动不会因为任何在性别平等上的道德考虑而变慢” Agnès Monplaisir画廊主Agnès Monplaisir:“真不幸,我必须回答“是”不间断产生的高价艺术作品都是由男性创作,同样地,代理这些高价值艺术家的经销商没有一个是女性” Leila Heller画廊主Leila Heller:“我觉得在艺术界有深度的性别歧视虽然有很多的成功画廊培育女性艺术家,但是当你看拍卖结果时,非常少纪录是由女性艺术家创造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一位在世的男性艺术家,其作品拍卖价达2860万美元,相反,像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这样畅销的女艺术家,作品也只卖到了1190万美元” 美国艺术经销商协会总裁Dorsey Waxter:“我认为从历史看来,性别歧视相较于20年前已经少了许多,但是这不意味着它就消失了我是继Lucy Mitchell-Innes之后,美国艺术经销商协会(Art Deal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的第二任女性总裁,我跟John Van Doren还拥有一个画廊这是进步!” Artnet拍卖和私售资深副总裁Roxanna Zarnegar:“两个字:杰夫・昆斯(Jeff Koons)” 艺术门(Pearl Lam Galleries)林明珠:“当我想到性别歧视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不会去考虑一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最重要的是他们在所做事情上的杰出表现同时,相比以前,现在有很多引人注目的女画廊主,还有很多的前沿艺术家是女性当然,性别歧视在艺术界还是很盛行的,每个地方都一样你只需要考虑拍卖结果中有多少女性赢了男性就够了还有,多少双年展的总监是男性有多少博物馆、机构和基金会的管理者是男性谁掌控着拍卖行男性” Catinca Tabacaru画廊主Catinca Tabacaru:“假如我们看客观的数字,谁可以否认它我听到的“新热”艺术家总是男性我们这里男性艺术家的作品明显比女性艺术家的好卖,在我参加过的博览会中我也是唯一的一位女性画廊主但从主观上来讲,我没有感觉到歧视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被歧视过,也没有因为我的性别而丢失掉机会的例子当主观和客观不叠加在一起的时候,很难理解将发生什么” 艺术作品基金(Art Production Fund)联合创始人Doreen Remen:“尽管如今有众多的女性艺术从业者,但当提到最著名艺术家的时候,绝大多数的名字仍然是男性如果不对性别歧视在艺术行业盛行这个问题加强意识的话,那它将永远存在” ArtTable常务董事Ada Ciniglio:“是的,我担心性别歧视仍然存在于当今的艺术界所以像ArtTable这样识别、促进和庆祝艺术界女性领导和合作的组织就显得重要我们现在处在一个点上,那就是尽管女性担任策展和管理职位的人数增长显著,女性博物馆馆长也在增加,但在博物馆展出的96%的现代主义艺术家是男性所以在艺术界要达到公平和多样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佳士得中国区总裁蔡金青(Jinqing Caroline Cai):“我相信在艺术界的每一个环节都缺少女性的代言人,从艺术家、艺术经销商、商业领袖到艺术收藏家,特别是在尖端位置这并不是艺术界特有的、新的问题这需要意愿、精力和耐心来克服这个挑战,但我对未来充满信心,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 偏见的存在可能是有意识的或者是无意识的,它在世界各地蔓延,大厅、街道、隔间的另一边……在无数次的展览中女性都不是主角,晚间拍卖会中的赢家也是男性在全世界的艺术学院中它也在发芽,然后落地生根这里对15位女性收藏家、经销商、策展人和艺术家就此提了一个问题“艺术界存在偏见吗”看看她们都如何回答 PerFORMa创始人RoseLee Goldberg:“如果我们去看关于女博物馆长、工资登记表、薪水和产假这些数据的话,我们会发现偏见可能是有的但我们发现,有趣的是很多令人兴奋的组织都是由女性运行,这些组织给了纽约杰出的质感,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新兴艺术家,对于将这座城市打造成世界一流的文化之都也有不可磨灭的贡献这就是说,一些女性的远见实际上塑造了文化,尽管存在机构的体制或系统,她们的决心还是让一些东西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她们在内心深处感到了一些解放,这也对她们日复一日的工作起了作用她们没有要求任何人批准她们所做的事性别歧视是没有机会的” 苏富比北美和南美区主席Lisa Dennison:“事实上,我们还有这样的会话就强烈的预示了在艺术界女性是被歧视的,如同她们在社会的其它领域如今,女性艺术家在画廊和博物馆的收藏中是没有被充分展现的,如同她们在历史上的地位一样据三月份纽约时报的报道,女性只运行了美国和加拿大四分之一的大博物馆,相对于男性同行,她们赚的要少三分之一除了社会长期存在对艺术从业者和女性艺术家的歧视外,女性在面对社会的挑战时没有时间和支持来继续她们的事业,包括照顾家庭或者直接的性别歧视” 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策展人Naomi Beckwith:“我对“当一个社会没有性别平等时,那么这个社会中没有一个构成是平等的”这样的观念深有感触除了个人的经历之外,我认为性别歧视在一些统计细节上清晰可见:艺术学院超过50%的毕业生是女性,但是专题展览中以女性为主题的远远小于50%我非常幸运的一直在女性的领导下工作,但是所有她们继承的机构每一年的预算只有150万美元或者更少,这也是女性管理者的天花板性别歧视是一个包罗广泛的问题,不能仅仅以简单的男人欺负女人来衡量,而是涉及到我们一系列的期望和我们为每一个人设置的目标,这些都需要我们进行认真的重估” Baibakova Art Projects创始人Maria Baibakova:“我发现我经常置身于只有几个女人的拍卖行中从一个收藏家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市场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是围着男人转” 艺术家Marilyn Minter:“哈哈哈…教皇信天主教吗” 2014年惠特尼双年展策展人,艺术家Michelle Grabner:“很简单,资本的流动不会因为任何在性别平等上的道德考虑而变慢” Agnès Monplaisir画廊主Agnès Monplaisir:“真不幸,我必须回答“是”不间断产生的高价艺术作品都是由男性创作,同样地,代理这些高价值艺术家的经销商没有一个是女性” Leila Heller画廊主Leila Heller:“我觉得在艺术界有深度的性别歧视虽然有很多的成功画廊培育女性艺术家,但是当你看拍卖结果时,非常少纪录是由女性艺术家创造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一位在世的男性艺术家,其作品拍卖价达2860万美元,相反,像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这样畅销的女艺术家,作品也只卖到了1190万美元” 美国艺术经销商协会总裁Dorsey Waxter:“我认为从历史看来,性别歧视相较于20年前已经少了许多,但是这不意味着它就消失了我是继Lucy Mitchell-Innes之后,美国艺术经销商协会(Art Deal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的第二任女性总裁,我跟John Van Doren还拥有一个画廊这是进步!” Artnet拍卖和私售资深副总裁Roxanna Zarnegar:“两个字:杰夫・昆斯(Jeff Koons)” 艺术门(Pearl Lam Galleries)林明珠:“当我想到性别歧视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不会去考虑一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最重要的是他们在所做事情上的杰出表现同时,相比以前,现在有很多引人注目的女画廊主,还有很多的前沿艺术家是女性当然,性别歧视在艺术界还是很盛行的,每个地方都一样你只需要考虑拍卖结果中有多少女性赢了男性就够了还有,多少双年展的总监是男性有多少博物馆、机构和基金会的管理者是男性谁掌控着拍卖行男性” Catinca Tabacaru画廊主Catinca Tabacaru:“假如我们看客观的数字,谁可以否认它我听到的“新热”艺术家总是男性我们这里男性艺术家的作品明显比女性艺术家的好卖,在我参加过的博览会中我也是唯一的一位女性画廊主但从主观上来讲,我没有感觉到歧视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被歧视过,也没有因为我的性别而丢失掉机会的例子当主观和客观不叠加在一起的时候,很难理解将发生什么” 艺术作品基金(Art Production Fund)联合创始人Doreen Remen:“尽管如今有众多的女性艺术从业者,但当提到最著名艺术家的时候,绝大多数的名字仍然是男性如果不对性别歧视在艺术行业盛行这个问题加强意识的话,那它将永远存在” ArtTable常务董事Ada Ciniglio:“是的,我担心性别歧视仍然存在于当今的艺术界所以像ArtTable这样识别、促进和庆祝艺术界女性领导和合作的组织就显得重要我们现在处在一个点上,那就是尽管女性担任策展和管理职位的人数增长显著,女性博物馆馆长也在增加,但在博物馆展出的96%的现代主义艺术家是男性所以在艺术界要达到公平和多样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佳士得中国区总裁蔡金青(Jinqing Caroline Cai):“我相信在艺术界的每一个环节都缺少女性的代言人,从艺术家、艺术经销商、商业领袖到艺术收藏家,特别是在尖端位置这并不是艺术界特有的、新的问题这需要意愿、精力和耐心来克服这个挑战,但我对未来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