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善意的谎言 无善意的虚伪

日期:2019-03-05 02:09:03 作者:邢垄锂 阅读:

繁�w中文 只有隐瞒自己的性向,骗取他人的爱情,甚至用另一个异性恋当成自己的掩护,那才是欺骗,更是猥琐 连岳,您好 昨天和一个朋友聊天,发现最近我们都被人称为“骗子”,引发了我们关于爱情中要坦白到什么地步的疑问,所以写信来征询一下您的意见 我的朋友是一个聪明,有趣的男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本来有一个交往七年有余的女朋友,两人已经一起装修了新房,买了车,打算结婚,但就在婚礼前一个月该女生听说他小时候患过哮喘,然后毅然取消婚礼,分手了我朋友的情况是这样的,大概10岁之前患过哮喘,后来经过治疗和进入青春期后体质的加强已经痊愈,15岁之后再未犯过,他现在的工作是在公司作人事管理,所以医生的结论是:1.小时候的哮喘并未留下任何后遗症,对呼吸功能等都没有影响;2.以他现在的生活,工作状况来看,今后复发的几率也趋近于零(他们新房装修过程中常接触油漆等都没有复发)事实上他们交往这么久连那个女生也不会否认以上两点,所以我的朋友认为他小时候患过哮喘和小时候患过肺炎,水痘等没有什么差别,不会影响今后的生活,但显然二人观点有差,所以就分手了 我呢是一个女同性恋,这种状况在一定岁数之后单位就会有热心人不停地介绍男朋友给我,常常是万般推托之后还要无奈地去参加相亲,浪费我不少宝贵时间,那些时间本可以用来读书,运动,陪女朋友,看美剧或者睡大头觉的呀但其实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公司有同事追求我,我当然是明确拒绝,但谁知该老兄无比执著,向这些同事出柜本来是无所谓的,大不了辞职重找工作,但症结在于我有大学同学原来也在这间公司工作过,这样出柜的范围就太大了,我并没有作好这样的准备,所以只好以各种理由拒绝该同事的追求,一开始时我的感觉是烦不胜烦,但时间久了之后就开始内疚,因为他的确是在我身上浪费了时间和感情,最后的结果是我辞职了,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小公司,呵呵,现在做了小老板,可以以同志身份在公司生存但是前几天那个追求过我的同事听说我是同性恋,所以写了一封很愤怒的信来说我为人不诚实,欺骗他后来我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撇开同性恋不谈,即便我的理由是比如我是独身主义者,我结过婚不想再谈感情,甚至是我有一个为人低调,不愿被人提起的男朋友这些正当而不会引起歧视的理由的话,我在拒绝别人追求的时候是否就有义务告知别人呢我是不是一定要给个理由别人呢 听过我们的故事之后不知您对爱情中要坦白到什么地步究竟有什么看法呢,我们的行为算不算欺骗呢 祝您天天开心 假装思考人生的芒果 假装思考人生的芒果: 我们某种程度上都是骗子,我们不可能对人坦白自己的所有历史――就是你想做也做不了,可能你的经历有些已经忘记了,反而是活在别人的记忆当中――我们脑海里不停涌动的意识流,其中的多数内容可能也羞于启齿――当然你不承认我也没有办法,在这个论述过程中,我倒是真的需要你的诚实配合;而那些我们清楚地知道的自己的许多特性――无论它是习惯、是癖好、是不幸的记忆、是隐藏的心愿――我们只愿意它们活在咽喉之下,远离自己的舌头与他人的耳朵 这意味着有意无意间,我们向别人隐藏了许多信息;它可能无伤大雅,也可能毁了一段爱情,就像你那个小时候得过哮喘的朋友――在这个问题上,我倒认为那个跟他分手的女生可以理解――纵使医生不同意,你不同意,你的朋友更不同意――爱情就是有这种极其个性的、甚至不合常理的因素在――以病为倒,两个恋爱的人,可以把握的成分是多多沟通自己的疾病史,这有利于两人及后代的健康;而那些让你徒呼“天呐天呐”的成分则是爱情中不可把握的成分了,一个姑娘可能特别不能接受你得过哮喘;可另一个姑娘也许爱上了你曾经的忧郁症不仅是恋爱,作为一个人,都得接受人与人之间喜好的“非理性执著”,拿破仑可以征服欧洲证明个子矮也可以当大英雄,但对于一个只喜欢高个子男生的人姑娘来说,就是拿破仑以欧洲作为聘礼,她也不会改变主意――当然我怀疑现实中存在这样的姑娘 至于说到拒绝他人的追求,那更是得说假话了――此时的美德是想一个让人开心的假话――他丑、他蠢、他坏,这些都不宜直说,有些事实不摆明,小则让人不绝望,大则有利于世界和平(嗯,这点可能说得太大了) …… 有些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确实不该承认,比如同性恋,这个群体总的来说,在当下还处于弱势,如果不是自由斗士的话,不出柜完全合理,也是保护自己的正当方式――有人要因此愤怒的话,那就让他当一条肛裂的汉子吧――对不起,写错了,是当一条“刚烈的汉子”吧 只有隐瞒自己的性向,骗取他人的爱情,甚至用另一个异性恋当成自己的掩护,那才是欺骗,更是猥琐就像你情我愿,拍几张照片,拍什么姿势,露多少点,都不丢脸,也不让人讨厌;就怕一拍完,一出门就觉得别人亲嘴“好恶心” 有善意的谎言,无善意的虚伪这适用于包括爱情在内的一切事情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作品在线阅读 只有隐瞒自己的性向,骗取他人的爱情,甚至用另一个异性恋当成自己的掩护,那才是欺骗,更是猥琐 连岳,您好 昨天和一个朋友聊天,发现最近我们都被人称为“骗子”,引发了我们关于爱情中要坦白到什么地步的疑问,所以写信来征询一下您的意见 我的朋友是一个聪明,有趣的男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本来有一个交往七年有余的女朋友,两人已经一起装修了新房,买了车,打算结婚,但就在婚礼前一个月该女生听说他小时候患过哮喘,然后毅然取消婚礼,分手了我朋友的情况是这样的,大概10岁之前患过哮喘,后来经过治疗和进入青春期后体质的加强已经痊愈,15岁之后再未犯过,他现在的工作是在公司作人事管理,所以医生的结论是:1.小时候的哮喘并未留下任何后遗症,对呼吸功能等都没有影响;2.以他现在的生活,工作状况来看,今后复发的几率也趋近于零(他们新房装修过程中常接触油漆等都没有复发)事实上他们交往这么久连那个女生也不会否认以上两点,所以我的朋友认为他小时候患过哮喘和小时候患过肺炎,水痘等没有什么差别,不会影响今后的生活,但显然二人观点有差,所以就分手了 我呢是一个女同性恋,这种状况在一定岁数之后单位就会有热心人不停地介绍男朋友给我,常常是万般推托之后还要无奈地去参加相亲,浪费我不少宝贵时间,那些时间本可以用来读书,运动,陪女朋友,看美剧或者睡大头觉的呀但其实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公司有同事追求我,我当然是明确拒绝,但谁知该老兄无比执著,向这些同事出柜本来是无所谓的,大不了辞职重找工作,但症结在于我有大学同学原来也在这间公司工作过,这样出柜的范围就太大了,我并没有作好这样的准备,所以只好以各种理由拒绝该同事的追求,一开始时我的感觉是烦不胜烦,但时间久了之后就开始内疚,因为他的确是在我身上浪费了时间和感情,最后的结果是我辞职了,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小公司,呵呵,现在做了小老板,可以以同志身份在公司生存但是前几天那个追求过我的同事听说我是同性恋,所以写了一封很愤怒的信来说我为人不诚实,欺骗他后来我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撇开同性恋不谈,即便我的理由是比如我是独身主义者,我结过婚不想再谈感情,甚至是我有一个为人低调,不愿被人提起的男朋友这些正当而不会引起歧视的理由的话,我在拒绝别人追求的时候是否就有义务告知别人呢我是不是一定要给个理由别人呢 听过我们的故事之后不知您对爱情中要坦白到什么地步究竟有什么看法呢,我们的行为算不算欺骗呢 祝您天天开心 假装思考人生的芒果 假装思考人生的芒果: 我们某种程度上都是骗子,我们不可能对人坦白自己的所有历史――就是你想做也做不了,可能你的经历有些已经忘记了,反而是活在别人的记忆当中――我们脑海里不停涌动的意识流,其中的多数内容可能也羞于启齿――当然你不承认我也没有办法,在这个论述过程中,我倒是真的需要你的诚实配合;而那些我们清楚地知道的自己的许多特性――无论它是习惯、是癖好、是不幸的记忆、是隐藏的心愿――我们只愿意它们活在咽喉之下,远离自己的舌头与他人的耳朵 这意味着有意无意间,我们向别人隐藏了许多信息;它可能无伤大雅,也可能毁了一段爱情,就像你那个小时候得过哮喘的朋友――在这个问题上,我倒认为那个跟他分手的女生可以理解――纵使医生不同意,你不同意,你的朋友更不同意――爱情就是有这种极其个性的、甚至不合常理的因素在――以病为倒,两个恋爱的人,可以把握的成分是多多沟通自己的疾病史,这有利于两人及后代的健康;而那些让你徒呼“天呐天呐”的成分则是爱情中不可把握的成分了,一个姑娘可能特别不能接受你得过哮喘;可另一个姑娘也许爱上了你曾经的忧郁症不仅是恋爱,作为一个人,都得接受人与人之间喜好的“非理性执著”,拿破仑可以征服欧洲证明个子矮也可以当大英雄,但对于一个只喜欢高个子男生的人姑娘来说,就是拿破仑以欧洲作为聘礼,她也不会改变主意――当然我怀疑现实中存在这样的姑娘 至于说到拒绝他人的追求,那更是得说假话了――此时的美德是想一个让人开心的假话――他丑、他蠢、他坏,这些都不宜直说,有些事实不摆明,小则让人不绝望,大则有利于世界和平(嗯,这点可能说得太大了) …… 有些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确实不该承认,比如同性恋,这个群体总的来说,在当下还处于弱势,如果不是自由斗士的话,不出柜完全合理,也是保护自己的正当方式――有人要因此愤怒的话,那就让他当一条肛裂的汉子吧――对不起,写错了,是当一条“刚烈的汉子”吧 只有隐瞒自己的性向,骗取他人的爱情,甚至用另一个异性恋当成自己的掩护,那才是欺骗,更是猥琐就像你情我愿,拍几张照片,拍什么姿势,露多少点,都不丢脸,也不让人讨厌;就怕一拍完,一出门就觉得别人亲嘴“好恶心” 有善意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