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让我爱到心痛的女人[转帖]

日期:2019-03-04 06:02:02 作者:水疟 阅读:

繁�w中文 二十八岁时我离开中国等了足足八年后我才告别单身这八年里我在等,在爱着一个人,一个让我爱到心痛的女人在那些孤独的日日夜夜里,是她给我勇气和力量,是她让我心甘情愿的去忍受寂寞,满怀信心的去面对每一天的新挑战她曾是我的多年的唯一 还记得80年代大学年轻教工宿舍的模样吧一条黑幽幽的走廊上,脏兮兮的煤油炉,没洗干净的钢冢锅杂乱无章的堆了一地几盏小瓦数的灯泡,在煤油,饭菜味里泛着令人昏昏欲睡的黄光不知从哪家半掩的门缝里传出红极一时的港台歌曲,沸沸扬扬的,和女孩子咯咯的嬉笑声交集在一起在那儿,我外系朋友们和我常一起混吃,混喝,混乐她是我一个外系朋友的学生她和她的小姐妹常来坐坐就这样,我认识了她 在我眼里,她特别的甜美,可爱一双大而传情,却又害羞的眼,五官长得端端正正,一头黑发在眉梢前剪得齐齐的,之后便乌溜溜的随意飘散在香肩之间她说话时总不忘给你一个微笑,时不时地还抽着鼻子,显得即有教养又很孩子气据朋友说她父亲也是本校老师,母亲则是校医 我不记得具体为什么只记得在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决定去她家,想对她父母说挑明我喜欢他家女儿她家不远,隔几个宿舍区南方的夏天是炎热的她家住三楼,门敞着她父亲见我来就和我聊了几句,还给了根香蕉可还没等我谈到正题,她进来把我一把扯了出去,拖进了楼下的自行车棚里我们面对面,离得很近,我都能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她的脸庞红扑扑的,眼睛直直的望着我,人一动不动在那儿,我们相拥了,抱得那么紧,人都湿了就这样,我们好上了她叫雯我叫她雯雯那年她二十岁 不久我要去美国到了临行,她来我宿舍把一盘磁带塞进我的行李,说有空你再听那天,她上了我的床至今我还记得那鲜红的血迹和晶莹剔透的泪珠从此,我默默发誓,这世今生就她了 走的那天, 她和我朋友来送一路上她没说上几句话,只是拽着我的手,捏得很紧很紧飞机上,带着一手的汗水,我掏出那盘磁带原来是首歌:“挥一挥手,我目送你走,才觉得心里好难过你伤着心儿走,我忍着泪儿流,难道就这样分手”我埋下头去,泪水默默地流了一路 来美国,对我实属无奈我是来埋葬一段感情,再去走出一片属于我和雯雯的新天地的在这个陌生的地界里,注定我是个孤独侠 接下来的日子是无比的艰幸,非一般人能想象要读书,没钱;没钱,就要打工;想打工,就得有能打工的身份可我是即没打工身份也没钱这一路跌跌撞撞,这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我心知肚明雯雯是个好女人,她不时地来信 她的关怀,她的爱护是我力量和勇气的源泉她还经常去挤几小时的火车到乡下去看望我的老父母,好让我放心那年头我皮夹里藏的不是钱,是她的相片和来信累了闲了,我就拿出来看了一回有一回就连同学,工友们都一起快乐雯雯的美好也常是我炫耀的本钱就这样,自从来到这个异国他乡,我连半天都没有闲过说真的,要没有她,也许我早放弃了 时间过得飞快,我的学业终于转入正轨更让我兴奋的是雯雯说她在申请去探望在加拿大的姑姑,到时再转道来美国这消息让我激动了许久 雯雯是好样的,有情有义眼看告别离散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心中充满了期盼和憧憬朋友们也开始打趣,说你准老婆一来,你就要放了 在一个秋末,雯雯去加拿大的申请签出了,让我去多伦多接你听说过兴奋得不能入睡我睡不着脑子里想的全是她:她的模样有变吗接机后先让她好好的吃上一顿,再好好的睡一觉之后立刻把她接到美国来嘿,我好日子来了!在美国我是和一老美合租一个二房一厅的单元老美在乎协定我就和这老美朋友商量他说你女朋友来住,我不会介意一个在纽约的朋友,他有一朋友在多伦多,说欢迎我们去住上几天,渡过难关一个要好的同学还帮我把汽车机油给换了,说那样可保证我媳妇安全抵达美国 猪八戒娶媳妇时的心情,我那天是感悟到了这喜悦之情莫过于天上掉馅饼啊况且我们还有坚实的基础呢 第一次去机场接人,我还真不知道停车是收费的停车时间越长,越贵;越靠近候机楼的,越贵记得那天我开了车在机场里兜圈子耗时间,等快到了才进停车场,找了最靠近接机的地方,揣摩着那样雯雯就不用走太多的路雯雯还是那么漂亮,不,是更美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一眼就看到她了,她非常出众我疾步走去,不,应该是奔过去的我想抱她她微微有点不好意思,抗拒着就是,我也是真是,等不及了,这儿人多眼杂的我们出了机场直接到一家我事先订好了的旅馆 那已经是午夜了除了比萨店,其他的饭店都关了门雯雯是个挺懂事的女孩,会替人着想,说我们就买比萨饼在旅馆的房间里吃吧我让她先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好让他父母放心其间,她爸爸交待,要我好好照看雯雯我答赢了顿时觉得我这个家有二个人了夜深人静,我走到大门外,点了根烟,计划着我和雯雯的未来,心中是那么的美好,从容那晚上,我们又做爱了,时隔三年有多 下一天,我们一同去了那个朋友家在那儿,我们得知跟旅游团过境去美国容易那位朋友的太太就是做旅游业务的他保证把雯雯送到美国 雯雯可在他们家先小住几日雯雯想了想后说还是在多伦多先找房住下,她有亲戚要见,等过些日子再去美国吧就这样,我们告别了朋友,急急忙忙的,最后还是找到个上好的,安全的,交通方便的出租房我去商场替她买些生活用品记得商场售货员见我买卫生巾投过来的目光让我羞愧不已,至今难忘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我又去加拿大这次看到的雯雯和前次稍有不同我看出来她喜欢多伦多了,人际关系也挺不错了她显得很放松我和她每天都会做爱,好像那样才能略微减轻多年来的寂寞之苦我开玩笑说,这房间太小了,你的喊声都把隔壁的给吓到了她抿嘴笑得贼精精的,说那么以后我们就去旅馆吧我说不用,以后我们会有自己的家她停住了笑,没说话,若有所思有一天吃饭时,她突然问能不能在多伦多发展,她喜欢这个地方 “不行!” 这回我是真急了之后的那天,我们无语离毕业还有大半年,有许多课程要完成,我决定先回美国一路上,我心绪烦乱,原本瓦蓝天空顿时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不记得那次我是怎么回到学校的 又过了个把月,我再次去加拿大我们还是住在一起,还是那样亲热我们彼此都深爱着对方,只是三年多的分离把我们的思路错开了这次她已决定要留在多伦多了我很想告诉她你走的是条不归路啊,可我没能开这个口,因为我爱她为了她,我可以牺牲自己,但我不能没有男人的尊严记得那天中午,头顶上的阳光明媚,天底下我和她并排默默地走着她还是那个雯雯,依旧可爱美丽这时的我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心中有说不出的悲凉和哀伤我说算了,别送了,说完就大步朝停车场走去我清楚记得自己一头钻进那辆低矮的Dodge Colt,不敢再回头我怕她看到自己快落下来的眼泪我感觉到她还站在那儿,在看着我那次的回程是那么的艰难,远远超出我三年多来所受到艰辛的总合我仿佛听到天际里回荡着这首歌:“挥一挥手,我目送你走,才觉得心里好难过你伤着心儿走,我忍着泪儿流,难道就这样分手”可我的泪水却不住地淌,止不住地淌下来,心如刀绞我感觉到了这是最后的结局,一个我苦苦等了三年不想见到的结局一到美国,我开进一处休息地,找个没人的地方停住了车望着身后,我忍不住大声痛哭起来我一个三十多的男人这其中的缘由谁能明白,又有谁会在乎 即便是到了今天,我仍然不能明白其中的许多事但有一件事我清清楚楚:是她让我爱, 爱得生不如死她的爱让我挺过生命中的许多艰辛也因为她,从此,我不敢听《情人的眼泪》,我也不敢再像那样去爱一个人了经过这些个年,我要把它说出来,不能再埋在心底里了,要让我的后辈们知道在那个年月里发生过的一件令我心痛不已的事她对我说过许多话,唯一一句我不喜欢听的是她说我善良我想说:不,那不是善良,那是爱那是我一生中少有的一份真真切切的爱 后续:许多年后的一天,当她得知我父亲病重,她特地寄来一张支票以示慰问我父亲得悉后,惋惜的对我说:她是个好姑娘如今,她已是二个孩子的母亲了我要祝福她 二十八岁时我离开中国等了足足八年后我才告别单身这八年里我在等,在爱着一个人,一个让我爱到心痛的女人在那些孤独的日日夜夜里,是她给我勇气和力量,是她让我心甘情愿的去忍受寂寞,满怀信心的去面对每一天的新挑战她曾是我的多年的唯一 还记得80年代大学年轻教工宿舍的模样吧一条黑幽幽的走廊上,脏兮兮的煤油炉,没洗干净的钢冢锅杂乱无章的堆了一地几盏小瓦数的灯泡,在煤油,饭菜味里泛着令人昏昏欲睡的黄光不知从哪家半掩的门缝里传出红极一时的港台歌曲,沸沸扬扬的,和女孩子咯咯的嬉笑声交集在一起在那儿,我外系朋友们和我常一起混吃,混喝,混乐她是我一个外系朋友的学生她和她的小姐妹常来坐坐就这样,我认识了她 在我眼里,她特别的甜美,可爱一双大而传情,却又害羞的眼,五官长得端端正正,一头黑发在眉梢前剪得齐齐的,之后便乌溜溜的随意飘散在香肩之间她说话时总不忘给你一个微笑,时不时地还抽着鼻子,显得即有教养又很孩子气据朋友说她父亲也是本校老师,母亲则是校医 我不记得具体为什么只记得在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决定去她家,想对她父母说挑明我喜欢他家女儿她家不远,隔几个宿舍区南方的夏天是炎热的她家住三楼,门敞着她父亲见我来就和我聊了几句,还给了根香蕉可还没等我谈到正题,她进来把我一把扯了出去,拖进了楼下的自行车棚里我们面对面,离得很近,我都能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她的脸庞红扑扑的,眼睛直直的望着我,人一动不动在那儿,我们相拥了,抱得那么紧,人都湿了就这样,我们好上了她叫雯我叫她雯雯那年她二十岁 不久我要去美国到了临行,她来我宿舍把一盘磁带塞进我的行李,说有空你再听那天,她上了我的床至今我还记得那鲜红的血迹和晶莹剔透的泪珠从此,我默默发誓,这世今生就她了 走的那天, 她和我朋友来送一路上她没说上几句话,只是拽着我的手,捏得很紧很紧飞机上,带着一手的汗水,我掏出那盘磁带原来是首歌:“挥一挥手,我目送你走,才觉得心里好难过你伤着心儿走,我忍着泪儿流,难道就这样分手”我埋下头去,泪水默默地流了一路 来美国,对我实属无奈我是来埋葬一段感情,再去走出一片属于我和雯雯的新天地的在这个陌生的地界里,注定我是个孤独侠 接下来的日子是无比的艰幸,非一般人能想象要读书,没钱;没钱,就要打工;想打工,就得有能打工的身份可我是即没打工身份也没钱这一路跌跌撞撞,这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我心知肚明雯雯是个好女人,她不时地来信 她的关怀,她的爱护是我力量和勇气的源泉她还经常去挤几小时的火车到乡下去看望我的老父母,好让我放心那年头我皮夹里藏的不是钱,是她的相片和来信累了闲了,我就拿出来看了一回有一回就连同学,工友们都一起快乐雯雯的美好也常是我炫耀的本钱就这样,自从来到这个异国他乡,我连半天都没有闲过说真的,要没有她,也许我早放弃了 时间过得飞快,我的学业终于转入正轨更让我兴奋的是雯雯说她在申请去探望在加拿大的姑姑,到时再转道来美国这消息让我激动了许久 雯雯是好样的,有情有义眼看告别离散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心中充满了期盼和憧憬朋友们也开始打趣,说你准老婆一来,你就要放了 在一个秋末,雯雯去加拿大的申请签出了,让我去多伦多接你听说过兴奋得不能入睡我睡不着脑子里想的全是她:她的模样有变吗接机后先让她好好的吃上一顿,再好好的睡一觉之后立刻把她接到美国来嘿,我好日子来了!在美国我是和一老美合租一个二房一厅的单元老美在乎协定我就和这老美朋友商量他说你女朋友来住,我不会介意一个在纽约的朋友,他有一朋友在多伦多,说欢迎我们去住上几天,渡过难关一个要好的同学还帮我把汽车机油给换了,说那样可保证我媳妇安全抵达美国 猪八戒娶媳妇时的心情,我那天是感悟到了这喜悦之情莫过于天上掉馅饼啊况且我们还有坚实的基础呢 第一次去机场接人,我还真不知道停车是收费的停车时间越长,越贵;越靠近候机楼的,越贵记得那天我开了车在机场里兜圈子耗时间,等快到了才进停车场,找了最靠近接机的地方,揣摩着那样雯雯就不用走太多的路雯雯还是那么漂亮,不,是更美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一眼就看到她了,她非常出众我疾步走去,不,应该是奔过去的我想抱她她微微有点不好意思,抗拒着就是,我也是真是,等不及了,这儿人多眼杂的我们出了机场直接到一家我事先订好了的旅馆 那已经是午夜了除了比萨店,其他的饭店都关了门雯雯是个挺懂事的女孩,会替人着想,说我们就买比萨饼在旅馆的房间里吃吧我让她先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好让他父母放心其间,她爸爸交待,要我好好照看雯雯我答赢了顿时觉得我这个家有二个人了夜深人静,我走到大门外,点了根烟,计划着我和雯雯的未来,心中是那么的美好,从容那晚上,我们又做爱了,时隔三年有多 下一天,我们一同去了那个朋友家在那儿,我们得知跟旅游团过境去美国容易那位朋友的太太就是做旅游业务的他保证把雯雯送到美国 雯雯可在他们家先小住几日雯雯想了想后说还是在多伦多先找房住下,她有亲戚要见,等过些日子再去美国吧就这样,我们告别了朋友,急急忙忙的,最后还是找到个上好的,安全的,交通方便的出租房我去商场替她买些生活用品记得商场售货员见我买卫生巾投过来的目光让我羞愧不已,至今难忘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我又去加拿大这次看到的雯雯和前次稍有不同我看出来她喜欢多伦多了,人际关系也挺不错了她显得很放松我和她每天都会做爱,好像那样才能略微减轻多年来的寂寞之苦我开玩笑说,这房间太小了,你的喊声都把隔壁的给吓到了她抿嘴笑得贼精精的,说那么以后我们就去旅馆吧我说不用,以后我们会有自己的家她停住了笑,没说话,若有所思有一天吃饭时,她突然问能不能在多伦多发展,她喜欢这个地方 “不行!” 这回我是真急了之后的那天,我们无语离毕业还有大半年,有许多课程要完成,我决定先回美国一路上,我心绪烦乱,原本瓦蓝天空顿时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不记得那次我是怎么回到学校的 又过了个把月,我再次去加拿大我们还是住在一起,还是那样亲热我们彼此都深爱着对方,只是三年多的分离把我们的思路错开了这次她已决定要留在多伦多了我很想告诉她你走的是条不归路啊,可我没能开这个口,因为我爱她为了她,我可以牺牲自己,但我不能没有男人的尊严记得那天中午,头顶上的阳光明媚,天底下我和她并排默默地走着她还是那个雯雯,依旧可爱美丽这时的我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心中有说不出的悲凉和哀伤我说算了,别送了,说完就大步朝停车场走去我清楚记得自己一头钻进那辆低矮的Dodge Colt,不敢再回头我怕她看到自己快落下来的眼泪我感觉到她还站在那儿,在看着我那次的回程是那么的艰难,远远超出我三年多来所受到艰辛的总合我仿佛听到天际里回荡着这首歌:“挥一挥手,我目送你走,才觉得心里好难过你伤着心儿走,我忍着泪儿流,难道就这样分手”可我的泪水却不住地淌,止不住地淌下来,心如刀绞我感觉到了这是最后的结局,一个我苦苦等了三年不想见到的结局一到美国,我开进一处休息地,找个没人的地方停住了车望着身后,我忍不住大声痛哭起来我一个三十多的男人这其中的缘由谁能明白,又有谁会在乎 即便是到了今天,我仍然不能明白其中的许多事但有一件事我清清楚楚:是她让我爱, 爱得生不如死她的爱让我挺过生命中的许多艰辛也因为她,从此,我不敢听《情人的眼泪》,我也不敢再像那样去爱一个人了经过这些个年,我要把它说出来,不能再埋在心底里了,要让我的后辈们知道在那个年月里发生过的一件令我心痛不已的事她对我说过许多话,唯一一句我不喜欢听的是她说我善良我想说:不,那不是善良,那是爱那是我一生中少有的一份真真切切的爱 后续:许多年后的一天,当她得知我父亲病重,她特地寄来一张支票以示慰问我父亲得悉后,惋惜的对我说:她是个好姑娘如今,